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享受孤独的博客

世事悠悠,不如山丘;卧藤萝下,块石枕头。不朝天子,不羡王候!

 
 
 

日志

 
 

【转载】聂树斌案平反昭雪,很多人和事值得赞美  

2016-12-12 09:51:18|  分类: 法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航帆

这两天新闻的最大热点,莫过于聂树斌!

昨天,手机刚刚收到凤凰新闻推送的《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一文,我就第一时间在微信朋友圈和新浪微博做了分享。我的分享词是:实现正义,哪怕迟来......

微信朋友圈:

新浪微博:

之所以在第一时间不假思索的使用这句分享词,那是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徐昕教授在微博上的呐喊。徐昕教授在新浪微博上的呐喊,结尾就是这一句。这句话,我看过太多遍。这条微博,我也转过好多遍!

紧接着,有关聂树斌案被平反昭雪的文章在朋友圈刷了屏。太多的消息,太多的文章,都没有时间去一一品读。只是在看到聂树斌姐姐伏在聂树斌爸爸肩头两人痛哭的照片时,我的眼眶也盈满了热泪,不得不摘下眼镜轻轻拭去。这一家人,背负了二十一年的无奈、冤屈、愤恨,太不容易。

后来,又看到一篇题为《聂树斌案平反昭雪 所有赞美都是可耻的》的搜狐社论刷了朋友圈的屏。看到这个标题,我都没有点击进去阅读的兴趣。我想说的是,聂树斌案平反昭雪,很多人和事值得赞美!

像我上面说到的徐昕教授,为此案每日一呼1200多天,就足以值得赞美。至少值得我赞美!

还有贺卫方教授同样值得赞美。由于贺卫方教授的新浪微博被封,我无法从微博上及时了解贺教授对聂树斌案的呼吁和推动,但曾经看过一篇《贺卫方:我为什么揪住聂树斌案不放》的文章。在文章中,记者问贺教授:在呼吁为聂树斌案重审的过程中,您感受到了什么压力?贺教授说:我倒没什么压力,所谓压力就是自己把很多精力用在聂树斌案或其他类似案件上,会让我在纯学术研究方面投入少了一些......

就凭这句话,我觉得贺教授就值得赞美,牺牲自己在纯学术研究上的时间和精力来推动聂树斌案的重审,对他本人来说根本没利益可言,但他还说去做了,还不是一天两天的做,而是一直在做,一直在推动,一直揪住不放!

对面记者“网上可能有一些对您的质疑”的提问,贺教授的回答坦坦荡荡:今天是网络时代,那么多匿名发言的人说一些不好的话,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为了享受言论自由的好处,必须要忍受言论自由给我们带来的某些不愉快。

还有聂树斌家属申诉案的诉讼代理人李树亭律师以及推动聂树斌案重审做出呼吁和幕后工作的诸多律师、学者们。我不是法律工作者,也没那么多时间去关注李律师及诸多律师学者们为聂树斌案付出了多少,但我想,在此案中,他们的付出与所得肯定是远远不成正比,我想他们中没有一个人拿过聂家的一分钱报酬。他们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心中那份理想,为了心中那份正义。

最值得赞美的是一个为这案子去职的记者和一个为这案子丢官的警察。

在聂树斌案真凶王书金浮出水面后,前《河南商报》总编辑马云龙写了《一案两凶,谁是真凶?》的报道,为了这个报道能够引起广泛关注,马总在技术上采取了一个一般报纸没有采取的措施。他知道这个案子关系重大,也知道难度非常大,很可能报道的第二天上面就一纸禁令,不能报道了,那么悄无声息地或者影响很小的范围就被压下去了。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出现,他发明了一个办法,不搞独家新闻(要知道对于一个新闻人来说,独家新闻是一件多么有诱惑力的事)。发稿的前一天晚上采取了一个反常的措施,在《河南商报》组版的同时给全国200多家报纸都传去这篇稿子,而且注明“欢迎转载,不收稿费”。马总要达到的目的就是让它一夜之间变成全国所有报纸都关注的热点,到那个时候你再来禁止就晚了。如果只有一家报纸的话第二天狠狠一冲就没了,其他媒体即使想转载也不敢转载。

正是这个报道出来后,才让聂家一家人看到了希望,聂树斌的母亲开始申诉开始告状。在马总看来,这是一个媒体人的社会责任和历史使命。但是,为了这份责任和使命,马总的总编辑职务被解聘了,工作丢失了。理由是他的这个报道严重损害了中国新闻界的形象。就凭这点,马总的行为难道不值得赞美吗?

原河北广平县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郑成月,他在负责调查王书金案涉嫌的命案时得知聂树斌案,成为最早披露“一案两凶”事件的公安人士。就因为这个披露,2009年才49岁的他被要求提前离岗,不再担任县公安局副局长一职。这么多年,郑成月一直在为这个案子奔走、呼吁。有记者问他:你为聂树斌案奔波多年,觉得值吗?他说:聂树斌已经死了,他爸妈也老了。可这一次警钟,有多少个活着的聂树斌不用死了,司法进步了。我坚持到今天,自认为提高了人民警察的形象。记者又问:聂树斌案,对今天司法公职人员工作有什么教训?他说:作为一个人民警察要有责任心,你手里握着人的生命,不能随意主观臆断去断案。破案必须紧紧围绕现场,认定要全部依靠证据。让嫌疑人自己说,不要用手段影响嫌疑人。不要只想着破案拿功劳。

那些一手制造了聂树斌、呼格吉勒图冤案以及一系列冤案的公检法司人员,听了郑成月的话后,你们难道不应该反思、谢罪吗?

还有千千万万的普通网友,他们的行为也值得赞美。不说别的,光是徐昕教授的那一条微博就六十万多次转发,这六十多万次转发都来自广大网友。每多一次转发,就多一丝希望。

也许有人说,别说徐昕贺卫方李树亭马云龙和网友了,如果张越周本顺周永康等人还在玩弄权柄,他们这些人再坚守也无济于事,聂案的平反昭雪说到底还是这些当年制造冤案的人不再高居庙堂而身陷囹圄。对,这话确实说对了,张越等人的落马不能再弄权确实是聂树斌案能够平反昭雪的关键,但反过来想想,在如此高压甚至丢失工作饭碗不保的情况下,还有这么多力量顶着压力冒着风险一直在为聂树斌案呼吁、直言,不是更值得赞美么?

不管是徐昕贺卫方,还是李树亭马云龙,还是广大普通网友,他们为聂树斌案呼吁,肯定从来没想过是为了获得今天的赞美,他们肯定也不需要赞美,他们的所作所为,就是为了推动中国的法治公平公正,是为了让九泉之下的聂树斌能够安息,为了还聂树斌家人一个公道,为了自己也为了每一个中国人都不再成为下一个聂树斌。

而我,如果不是看到那篇题为《聂树斌案平反昭雪 所有赞美都是可耻的》的社论标题,我也不会写下这篇《聂树斌案平反昭雪 好多人和事都值得赞美》的小文。无意也无权指责、反对那篇社论,每个人都有对每件社会事件发表看法的权利和自由。我只是想说,那些以个案推动中国法治的公民,他们的行为确实值得赞美。赞美他们,一点都不可耻,恰恰相反,我觉得非常高尚。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